首页 科技正文

中美新冷战,台湾该不该选边站?我们与战争的距离有多远?霸权间的小国战略

admin 科技 2020-10-04 18 0

美国、中国无疑是目前最大的国家,合作?抗衡?选边站?成为夹在两强之间中小国家的普遍难题,台湾更是深知个中滋味。「研之有物」专访中研院院士、政治学研究所特聘研究员吴玉山,他从现实的国际结构出发,参照跨时、跨域案例,希望建构出贴近中小国家处境的国际关系理论,在中美陷入新冷战的当前,提供更具开展性的思考基础。

台湾不是特例!中小国家的共同难题

「2014 年 3 月 18 日,俄罗斯正式兼并克里米亚。当时外交部找我去开会,我一只耳朵在听会议内容,另一只耳朵突然听到不远处立法院传来的大声公:『支持学生占领立法院!』」长期钻研国际关系的中研院特聘研究员吴玉山,说起这个惊人的巧合及背后意义。

原来,太阳花学运与俄国兼并克里米亚就在同一天!

两起事件皆反映出小国身处两强夹缝,面临困难抉择的国际处境。他以乌克兰在欧洲、俄罗斯之间摇摆,最终国家四分五裂为例,谈起研究初衷:面对强权挤压,小国究竟有什么选择?台湾能否建构自身的国际关系理论?

吴玉山指出,传统国际关系理论多半环绕着大国,谈的是对等关系,中小国家要运用时便会发现难以切合。不过,从人口、经济发展等各角度来看,台湾其实并不小,属于中等国家,「之所以有小国的感觉,是因为我们面对中国大陆。」

中小国的外交特色是「不对等」。小国置身在权力不对称处境,需要一套更适切的框架,尤其台湾同时面对中、美两大强权,应抗衡或合作?又该如何运用?吴玉山自现实的国际结构出发,综观东欧、亚洲,追溯千百年的历史,他强调,我们需要建构宏观、全面性的理论,不只适用于两岸,也能普遍解释其他中小型国家。因为,台湾面临的困境绝非独一无二。

「台湾不是特例,历史、当前多数国家的处境都和我们一样艰辛,被迫夹在两个大国间选边站。」

若由此思索台湾的生存之道,理论视野就能变得更开阔,不只侷限台、美、中。我们和多数国家有着共同的烦恼、苦水,得以牵系起外交经验。

台湾面对的不只是两岸关系,而是在更大的战略三角关系下,同时承受两强对峙的压力。在中美新冷战越趋剧烈的当前,这也是中小国家感同身受的普遍困境。
图片来源:iStock

好麻吉?避险者?调情高手?小国的选择困难

中小国的国际选择大致可分为三种:枢纽、避险与伙伴。

「枢纽」(pivot)是处在两强之中保持等距关系,不断摆荡来获取最大利益,但也可能被两强施压惩罚。如同周旋在追求者间,有机会感受热烈追求,也会引火上身。

「避险」(hedging)则是不想承受高风险,也不愿完全和谁绑在一起,同时与两强交往与防范。虽然明显亲近其中一强,但也和另一强交好、改善关系。好处是保持一定独立性,坏处是没有绝对的安全保证。

「伙伴」(partner)完全与一强权同阵线,扮演好麻吉。大国会罩小老弟,因而有最大的安全保障,但另一方面因为已经「死会」,失去斡旋筹码,很可能被视为理所当然,甚至遭到大国出卖。

两强之间中小国的战略选择:伙伴、避险者、枢纽。若以金融方式比拟,枢纽就像股票甚至期货,高风险高获利;避险者则是基金;伙伴为定存,不用担心赔本,低风险也低获利。
资料来源:吴玉山
图片美化:林洵安

吴玉山认为,中小国家多半希望采取「避险者」的策略,更符合自身利益,但在强权压力下未必能如愿。

像是新加坡总理李显龙日前在《外交事务》季刊(Foreign Affairs)发表近 4 千字长文,同时在脸书陈述亚洲国家夹在美、中间的困难。李显龙呼喊的正是许多国家的心声:「不选边,可以吗?」

海洋联盟(美国、欧盟)与大陆联盟(中、俄)的对峙,分别在东亚、东欧形成两条战略断层线。位在断层线上的中小国家,在战略三角关系中大约可扮演五种角色。
资料来源:吴玉山

法理、认同与经济,牵动台湾外交敏感神经

只是,国家要踩在哪个战略位置,并非全然自由的选择题。

一般理专可以根据客户的风险承受度,建议方案;但外交战略却复杂许多,不只要考量外部风险、国际压力,还牵涉国内政局与多重因素的交互作用。以台湾来说,牵动外交的国内因素大致可分成:法理、认同、经济

「法理」观点切割出蓝绿基本界线。蓝营秉持 1912 年以来一脉相承的中华民国法统。绿营则对此提出挑战,其中一派接受现在的中华民国,但认为这不是 1949 年以前的中华民国;另一派则主张改名成「台湾」。法理态度的立场差异,一定程度已决定和对岸的互动关系、能选择的位置轴线。

「认同」则会不断变动,也是重要的国内因素。台湾民众的国家认同大致以 1994 年「千岛湖事件」为分隔,「我是中国人」的认同逐渐下降。陈水扁执政时期,「我是中国人也是台湾人」的双重认同增加。直到马政府时代,「我是台湾人」的认同超越了双重认同。

1994 年后「中国认同」下降,部分「中国认同」者流向「双重认同」,开启「双重认同」与「台湾认同」的竞争。由于挹注效果逐年下滑, 2008 年后「台湾认同」成为主流。
原始资料、图片:政治大学选举研究中心
图片美化:林洵安

经济」层面原本是蓝营胜场,强调追求经济必得瞄准最大市场,和对岸密切往来。但马英九执政后,民进党发展的新论述主张,与对岸做生意实际上只让少数产业、老板获利,对多数劳方没有助益。粗略来说:市场派倾向与对岸交往,立场偏蓝;重视分配者偏绿,年轻世代多数经济较弱势,因此绿营诉求得以打中年轻族群。

这三个向度呈现了台湾的政治竞争,相应也形成不同的对中策略。可以说,

国家决定外交战略时,并非处在真空情境,而是面临多重限制与考量,很难如同一般经济投资可纯粹由获利来决定。

吴玉山举例,台湾虽然不为美国正式承认,但在美中间一向亲美,采取「美国伙伴、对中抗衡」的角色。到了马政府的时期,曾试图转向「避险」策略,主张「亲美、和中」,但是很快在国内受到极大的政治压力,最后政党轮替,避险策略无以为继,而蔡政府也随即转回原来的美国伙伴策略。

从这个经验来看,是否接受一中原则、台湾社会的认同趋势、对两岸经济高度整合的正反声浪,都会左右执政者的国际策略。避险路线曾经在台湾短期推动,但很快又滑回美国「小老弟」。

与大国保持距离才是生存法则

「中小国的国际选项会受到内部局势制约,而且常处在变动中。」吴玉山分析。

2020 总统大选后,国民党党主席江启臣提出「九二共识是历史事实」,事实上,这几乎是蔡英文刚上任时的论述。由此来看,江启臣采取了类似 2016 年蔡英文的立场,想抓住年轻选票;而 2020 年的蔡英文已不再谈九二共识的历史事实,将九二共识等同于一国两制,更往联美抗中的方向靠拢。换言之,

不仅国内局势会影响外交战略,这些政治立场也相互牵制、推进,位置充满变数。

台湾夹在中美之间,两端可以分别用 0(最靠近中国大陆) 与 10(最靠近美国)来表示,如今蔡政府不断趋近美国,从原本 8 分往 9 分来靠拢。吴玉山指出,若走回 8 分,对美国来说差别不大,但对中国却别具意义。本土性强的蔡政府不会被指为卖台,更有空间选择往「避险」靠近,因为「与大国保持一定的距离」是较安全的生存法则。

此外,台湾虽为美国的海洋联盟伙伴,却非正式成员,其地位也没有获得承认,这样的边缘位置并没有保障,必须时时戒慎警惕。

川普不循常规的风格,宛如不定时炸弹,2019 年川普致电乌克兰总统泽连斯基以军事援助施压,要求调查政敌拜登及其子在当地的商业活动,认为涉及腐败的政商关系。此事曝光后,引发国会弹劾。吴玉山认为,美国大选会放大川普难以捉摸的特质,最好等选后再决定外交策略。
图片来源: The White House from Washington, DC / Public domain

 

失败的枢纽策略:四分五裂的乌克兰

在国内外因素交互作用下,中小国的国际决策可谓「步步惊心」,每一步都可能推倒一张骨牌,引发连锁反应。2014 年的乌克兰就是血淋淋的例子。

90 年代乌克兰独立后,位处于新的「战略断层带」。国际上,乌克兰夹在俄罗斯及欧洲间;在国内,乌克兰东西两边从语言、文化与政治认同,长年存在鲜明差异。

东边居民多讲俄语,政治、文化认同偏向俄罗斯;西边讲乌克兰语,亲近波兰与欧洲。乌克兰政府历年随着大选结果,在亲欧与亲俄间轮流摆荡。直到 2014 年,这个平衡被打破了。

总统亚努科维奇(Viktor Yanukovych)为出身东边的亲俄派,眼看国内经济恶化,他一方面想靠向欧洲,又无法抗拒俄罗斯,两边摇摆「抛媚眼」。为了阻止乌克兰入欧盟,俄罗斯端出金援、天然气施压利诱,成功让亚努科维奇临阵变卦。但这项决策引发亲欧派民众强烈反弹,首都基辅、西边大城掀起大规模示威。结果政府开枪镇压,流血冲突越演越烈,超过百人丧命。

此时,俄罗斯遂以保护俄裔居民名义,出兵乌克兰南边的克里米亚。最终,克里米亚举行公投决定脱离乌克兰、投向俄罗斯怀抱,东乌克兰另两个省(顿内次克、卢汉斯克)的大部分地区则自行独立,成立亲俄的政权。

脱乌入俄的克里米亚位处黑海要塞,独立的东边两省是产煤铁的工业重镇。一夕之间,乌克兰不仅国家四分五裂、伤亡无数,还失去重工业与战略要地。俄罗斯甚至建造了跨海大桥,直接从俄罗斯连接至克里米亚。
图片来源:Google map
图片美化::林洵安

「中世纪时,乌克兰与俄罗斯曾是一个共同的国家,倘若乌克兰完全纳入西方,对俄罗斯来说这牵涉历史民族情感,等同于被侵门踏户,撕裂东斯拉夫民族。」吴玉山将视角转回台湾:「我们完全可以想像,对岸很可能也是这么看待台湾。」

中小国想稳居枢纽或避险角色并不容易,乌克兰显然是前车之鉴。在两大强权挤压下,执政者试图站稳「枢纽」位置,却因为一系列错误操作,最终国家走上分裂动荡的命运。

跨越时空的小国求生记

强权冲突下的小国,台湾不是唯一,当代也绝非特例。

除了「同时跨域」的乌克兰、东欧各国,吴玉山与指导学生还挖掘更多「跨时同域」、「跨时跨域」的历史对照,希望有系统地进行案例研究。

汉朝与匈奴争雄,让乌孙、大月氏左右为难。西域小国夹在唐朝、突厥间,明、清间的朝鲜,皆是过往借鉴。其中,吴玉山特别举出一场古希腊经典战役。西元前 416 年,雅典与斯巴达交战争霸,雅典出兵胁迫米洛斯,留下著名的「米洛斯对话」(Melian Dialogue)。

米洛斯与台湾类似,夹在两强中生存,民族上亲近斯巴达,经济上则与雅典所主导的海权阵营密接,因此希望保持中立。雅典为了威震爱琴海各岛国,维护其海上霸权,乃对米洛斯进行军事威胁并发出最后通牒,要求米洛斯加入雅典的海权阵营,并对其纳贡。米洛斯则表明自己并非雅典之敌,又诉诸普世价值与正义道德,强调雅典的无理胁迫将造成其他爱琴海岛国的叛离,还说米洛斯为了国家荣誉而战,仍有机会取胜,而斯巴达也有可能跨海来助等。

然而,雅典一一驳斥,声称推动世界运转的唯有实力,大国决定一切、小国只有顺服,在雅典的绝对军事优势之下,米洛斯只可能战败。最终米洛斯拒绝屈服,而遭到雅典灭国,男丁全遭屠杀,妇幼沦为奴隶。

这段千古流传的历史纪录,让吴玉山心惊胆跳,把任何大国与中小国代入「米洛斯对话」都能适用。换言之,残酷的国际现实从古至今并无多大改变。

吴玉山娓娓道出充满现实焦虑的研究关怀:「我希望跨时空找出类似案例,归纳整理出通则、教训,才能成为台湾处理问题时的知识基础。」

我们与战争的距离有多远?

回到 2014 年 3 月 18 日那天,乌克兰暴乱未平,俄罗斯正式兼并克里米亚。其后,吴玉山被紧急找去外交部,研商台湾如何对应表态;而也就在同一时刻,太阳花抗争突然爆发。

台湾、乌克兰宛如隔水倒影,在奇妙的历史巧合下,映照出相似的小国处境。两国同样夹在大陆强权、海洋联盟间,被迫选边;国家仰赖西方维持安全,经济却又各别依赖中、俄;国内长年存在着认同、历史文化分歧。

这些相似,让乌克兰仿佛是我们的「警世寓言」。「当下非常震撼,深深感到台湾不能走上乌克兰的路……」吴玉山回想当时的心情。不过他也随即冷静下来分析,两岸签署「服贸协定」遇阻,这与乌克兰欲加入欧盟而激怒俄罗斯的情况不同。前者是一个经济协议破局;而后者是可能加入一个敌对的联盟,所引起的大国反应当然更为严重。

然而,未来若美国开出条件让台湾有可能逐渐重回国际,必定剧烈地刺激对岸,届时该如何面对?如何拟定因应战略?台湾得做好准备。

台湾位处紧绷的「战略断层线」,稍一大意就可能失控坠落。吴玉山直言,从学术角度来分析这很有趣,但现实中其实危机重重。

「决策者必须很冷静,也要有足够的知识理论做判断。」他语重心长地说:

我们不像大国有犯错的余裕,台湾夹在两强之间,得像恶水行舟一般非常小心,才能避开一边的礁石与另一边的漩涡。

「我希望把国际关系理论与我们国家的处境,联系起来。」吴玉山提起研究关怀,除了补足传统理论的不足,更重要仍来自强烈的现实焦虑。他直言,国际关系是「生死存亡」,需要更多研究能量投入,才能从宏观视角为国家的下一步累积知识基础。
摄影:林洵安

为了研发iPadOS 14「随手写」功能, 苹果曾在世界各地找人写字

iPadOS 14先前已经开始推动更新,其中一项主要功能是名为「随手写(Scribble)」的功能,可以让你手写输入的文字,即时辨识转换成键入的文字。 透过 Apple Pencil 和手写笔记完成更多工作 iPadOS 14 为搭配 Apple Pencil 的 iPad 带来「随手写」功能,让使用者能在任何文字栏位中进行书写,这些书写的文字会自动转换为键入的文字,进而让使用者轻松回复 iMessage 讯息或在 Safari 中搜寻。所有手写和文字转换都在装置上进行,以确保私密与安全。 写笔记时,智慧型选取功能会利用装置上的机器学习功能来区分手写字和绘图,如此即可轻松选取、剪下手写文字,并将这些文字做为键入的文字来贴上另一份文件中。形状辨识功能能让使用者绘制完美的几何形状,并能在「备忘录」插入实用图表与插画时,即时加入这些几何形状。 「随手写」一开始即支援英文、繁体中文和简体中文,以及中英混合,因此使用者可以同时书写英文和中文单字

版权声明

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,
不代表本站Allbet Gaming的立场。
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,未经许可,不得转载。

评论